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天齐锂业、赣锋锂业两龙头迈向低谷时刻步伐有何不同?碳酸锂现货每吨降至13万元,期货跌至10万元!

时间:12-03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31

天齐锂业、赣锋锂业两龙头迈向低谷时刻步伐有何不同?碳酸锂现货每吨降至13万元,期货跌至10万元!

本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李贝贝 见习记者 胡雅文 北京报道11月,锂价加速下行,明年或更低。在月内两度跌停并于11月29日跌破11万元后,12月1日,碳酸锂主力合约2401再创新低,逼近10万元/吨关口。与此同时,电池级碳酸锂现货的下跌线也变得更为陡峭,最新均价已低至13万元/吨。站在热火朝天的2022年,很难想象碳酸锂跌势如此之猛。对于锂价连跌,多位分析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相比10月份,11月的供应总量环比增加。在买涨不买跌的心理作用下,四季度需求比三季度更弱。只要价格不稳定,基本上需求和排产都会偏弱。中信证券预计,2024年锂价或跌至10万元/吨以下。锂价迅速走低之际,锂业公司的处境也面临转折。电池厂都为其打工的“躺赚”日子已经结束,今年业绩承压已在市场意料之中。正如新能源股飞泻的股价,拥有产业链最高毛利率的锂业龙头告别了过去惊人的高增长,在下行周期中迈向低谷时刻。碳酸锂均价低至13万元/吨我的钢铁网数据显示,去年2022年11月28日,电池级碳酸锂的价格暴涨到了56.3万元/吨的高点,随后5个月一路下行,到今年4月23日时已经跌至17.9万元/吨。5月到6月,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反弹,6月25日的价格涨至31.5万元/吨。相比第二季度,今年下半年的锂价在加速下行。7月底跌破28万元,8月底跌至20万元,9月底降至17万元。由于志存锂业等厂商检修减产挺价等原因,10月整体震荡下行但价格维持在17万元。彼时,因为不想亏钱,一些盐厂的期望价格还在18万元,也就是说他们的心理价位已被迅速打破。而在金九银十消费不及预期后,预期被进一步击破。11月,电池级碳酸锂几乎每10天或1周就下降1万元,17万元、16万元、15万元和14万元关口接连被破。根据上海有色网数据,11月27日,电池级碳酸锂均价跌破14万元,为13.55万元/吨。11月29日,该均价进一步降至13.2万元/吨。12月1日,电碳均价下降1000元后降至13万元/吨。伴随现货价格下跌,期货市场也充斥看空情绪。碳酸锂主力合约2401在11月已经两次跌停,收盘价从月初的15万元降到如今的10万元。11月29日,期货价格跌破11万元。12月1日,碳酸锂2401进一步跌至10.18万元/吨,再次刷新上市以来的最低价格。与历史最高点24.05万元/吨相比,4个多月共下降近六成。7月至今,电池级碳酸锂的现货价格已经腰斩,从30多万元/吨降到了13万元/吨,成为这一轮周期的价格新低点。不过在这一轮周期中,碳酸锂价格或许还未见底。一位碳酸锂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碳酸锂价格的弱势运行缘于供应量的增加和需求起色不足。11月的供应总量在增加,一是部分企业在10月份的停产检修已经结束并恢复生产。而海外10月份发往国内的碳酸锂增量也不少,约有1.7万吨会在11月及之后到达国内。需求方面,上海有色网预计11月的动力电池和消费板块较10月均有小幅回落,储能需求继续维持弱势。而正极材料企业年前的销售订单已经基本签订完毕,考虑到碳酸锂价格仍在下跌,当下采购原料具有成本损益风险,多数企业也主要以长单拿货为主,拿货意愿较低,市场成交量十分清淡。数据显示,碳酸锂库存正在变多。截至11月23日,冶炼厂、下游和其他周度库存分别为40015吨、11664吨和11762吨,总计63441吨。冶炼厂的库存从10月中旬的29912吨开始持续上行,正处于9月下旬以来的高位。从下游库存来看,11月底的库存环比10月的11801吨微降,但较9月底的17499吨下降了3成多。中信证券研报指出,供应压力将进一步增加来推动锂价下跌。预计2024年南美盐湖锂供应量将增加约8万吨,叠加近期澳洲锂矿价格跌幅扩大,成本支撑逻辑弱化,2024年锂价或跌至10万元/吨以下,但需关注锂行业并购整合趋势对价格的潜在影响。在下行周期中,锂矿和锂盐都走向弱势,在需求不是特别强势的情况下,价格很难挺上去。鑫椤锂电高级研究员龙志强对记者表示,明年产能相对充裕,碳酸锂需求好一点也还是很难上涨。除非需求暴涨,不然明年还是很难出现上游资源紧缺的情况。锂业双雄迈向低谷时刻周期是大宗商品的宿命。业内人士表示,作为周期性行业,锂产品未来一定会经历产能过剩、企业出清的过程。但在目前的成本支撑下,这一轮的碳酸锂价格可能不会跌到周期初始的4-5万元/吨,不过价格猛降还是给锂盐厂带来了不小压力。在以锂为主营业务的公司中,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是名副其实的锂业双雄。从投资的锂矿、锂盐湖、锂黏土和锂云母矿等锂资源来看,赣锋锂业的总权益资源量折合的碳酸锂当量达到4534万吨,天齐锂业的总权益资源量折合的碳酸锂当量约为1429.36万吨。锂价走低之下,锂盐利润下降已在意料之中。今年前三季度,天齐锂业实现营收333.99亿元,同比增长35.52%;归母净利润却只有80.99亿元,同比下滑49.33%。在第三季度碳酸锂价格接近腰斩之际,天齐锂业第三季度单季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5.76亿元、16.46亿元,同比下滑17.14%和70.89%。赣锋锂业所受影响更大,营收和净利润均有所下滑。今年前三季度的营收为256.8亿元,同比下降6.99%;归母净利润为60.1亿元,同比下滑了59.38%。从单季度来看,赣锋锂业受到的冲击更大。第三季度的营收为75.37亿元,同比降幅达42.77%;净利润为1.597亿元,同比降幅达97.88%;单季毛利率从去年的50.86%大降至4.94%。赣锋锂业的表现与原料自给率较低,外购锂精矿价格调整滞后于锂盐价格回落有关。公司国内外锂盐产能以氢氧化锂和碳酸锂为主,两者均为8.1万吨/年(碳酸锂中有4万吨海外爬坡产能)。现用的主要锂资源为持股50%的澳大利亚Mount Marion项目,该项目正处于扩建的产能爬坡阶段,扩建后的锂精矿产能将从40多万吨/年增至90万吨/年。据媒体报道,赣锋锂业曾于去年6月在投资者关系平台上回应,公司的锂资源自给率为40%左右,随着公司控股的资源项目陆续投产,预计未来将达到70%左右。天齐锂业则已经实现了锂资源100%自足。公司的综合锂化工产品的年产能为6.88万吨,各锂化合物加工基地的原料目前均来源于公司控股的澳大利亚泰利森格林布什锂辉石矿,该矿的锂精矿建成产能为162万吨/年。相对业绩,二级市场的反应要快一些。在锂盐价格一路走高的2022年,赣锋锂业整年的股价下跌了32.05%。今年跌幅更大,迄今为止已经跌去43.4%。天齐锂业走势相似,也连跌两年。2022年的跌幅为26.93%,今年至今的跌幅为34.04%,现为50.12元/股。而在下游需求不足的情况下,锂价或许还会继续下降。龙志强表示,从业绩看,其实四川的盐湖、江西的锂云母还有自有矿的毛利都还是比较可观。如今车企不赚钱,正极材料多数亏钱,三线电池企业亏钱,这些都会逼迫赚钱的锂矿降价,因此他们很难涨价。不过价格战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虽然生产厂家痛苦,但是对于消费者和储能业主来讲是利好。对于项目不太着急的终端客户来说,可能会观望到明年下订单,从而支撑起明年的需求。从完整的周期来讲,这一轮的终点也还未到来。碳酸锂扩产周期久,从勘探到矿的产出可能要6至7年,目前尚未出现产能过剩的情况。龙志强表示,可能会在明年或者后年出现产能过剩。从今年来看,企业买矿的积极性依然很高,溢价超高的拍卖消息时有传出。厦门大学能源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表示,大量钞票砸向矿山的结果就是大幅度的产能过剩,但这是节点性的过剩,并不是终端的过剩。相对中长期非常大的需求,目前的产能还是不够的。“对企业来说,消化产能是一个过程。在周期当中,只要不把自己做死了,问题就应该不大。不能死掉,死掉就没了,你不死掉肯定还会再回来。”责任编辑:张子鹏 主编:张豫宁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